0752-2184804/2277222

服务热线:

长青墓园

copyright ©2018 惠州市长青墓园all rights reserved.    粤icp备15088786号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  惠州

—新闻资讯—
>
>
>
唐太宗与武媚娘

唐太宗与武媚娘

浏览量
在昭陵主峰正南面的半山腰,有一排人工凿成的石窟,窟内有壁画遗迹,窟外亦有凿山架石为栈道的遗迹,考古工作者以为这些石窟当年可能是陈列祭品的场所,或有下等妃嫔居住其中。但在当地,对这些石窟却流传着一个荒诞不经的故事,说是每到夜半时分,这些石窟里常传入一些声响,似有男女对话,若是碰得巧,会传出夫妻同房之声,男子在唤“媚娘、媚娘……”而那女子,则淫声呢喃,不能自己。所谓“媚娘”,即是武媚娘,亦即武则天。她原本是太宗的妃子,后来被太宗之子高宗纳为妃,后又晋升为皇后。民间以为,太宗对高宗纳庶母为妃大为光火,每夜召唤武氏魂魄,于窟内同宿。这样的传说,未免粗俗,但却反映了传统汉文化对高宗与庶母的结合深恶痛绝,故意编出这样的故事以发泄胸中愤懑。下面,不妨以正史为第一手资料,说说唐太宗与武媚娘的轶闻趣事。
  武媚娘是我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女皇帝,她初为太宗才人(下等妃嫔),后为高宗皇后,继而临朝称制,玩中宗、睿宗于股掌,最后易唐为周,干了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,千百年来,成为史家青睐和百姓喜欢的历史伟人。
  武媚娘的父亲武士寻彟,是初唐功臣,武德时,曾为利州(今四川广元)都督,贞观中,累迁工部尚书、荆州都督。武媚娘的母亲杨氏,和隋朝皇室同宗,是武士彟的偏房,生武媚娘于利州,取名叫华姑。唐代有名的方伎袁天纲是益州成都人,在剑南道很有名气,他到武士彟家里做客,当时华姑还在襁褓中。袁天纲见到华姑的母亲杨氏,说:“夫人骨法,必生贵子。”乃召华姑的哥哥元庆、元爽观相,观罢,袁天纲认为他们将来都能官至三品。这时,华姑的乳母指着华姑让袁天纲观相,但她却给华姑穿上了男孩子的衣服。袁天纲看了许久,说:“此郎君子,神色爽彻,不可易知,试令行看。”当时华姑还不大会走路,乳母让她扶着床沿挪了几步,袁天纲又遥引她举目观望,大惊道:“此郎君子,龙睛凤颈,贵人之极也!”又转到华姑身侧观望,又惊道:“必若是女,实不可窥测,后当为天下之主矣!”
这个神奇的故事为两《唐书·袁天纲传》所载。两《唐书》是五代及宋人根据唐代《国史》及《实录》所写,恐怕早在唐人,撰写《国史》和《实录》的官员为了给武则天做皇帝造势,有意杜撰。现在说出,以娱读者,大可不必当真。
  贞观十一年,武华姑14岁,颇有姿貌。唐太宗有个杨妃,是华姑舅门女子,大概就是杨师道的女儿,初为太宗弟弟齐王元吉妃,太宗杀元吉,纳其为妃。她见太宗自失去长孙皇后后,开始纵情声色,为了在后宫给自己找个帮手,以固恩宠,便向太宗盛赞华姑的容貌与肌肤,太宗“闻其美,召入后宫,为才人”。太宗见华姑果然长得妩媚丰腴,特意赐给她一个雅号,叫做“武媚娘”。
在唐代,才人属下等妃嫔。根据礼制,不管皇帝纳妃的等级高低,都要举行相应的礼仪,如民间的婚礼仪式,当晚,该妃一定要被皇帝“宠幸”。不过,武媚娘被太宗宠幸的程度,史书未着点墨。在野史小说中,武媚娘被渲染得娇艳无比,当是侍寝,把太宗迷得神魂颠倒,从此,专爱于一身。那么,武媚娘真的有宠于太宗吗?
  武媚娘入宫时年仅14岁,而这时太宗已届不惑之年。14岁的小姑娘长得再美,毕竟少不更事,太宗恐怕很难和她有多少共同语言。而这时,太宗身边,20岁左右的妃子一大堆,无论是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,想必太宗更喜爱20岁左右的妃嫔吧。武媚娘长到20多岁,身上散发出青春的芳香,可太宗已病入膏肓,不可能从生理上照顾到更多的妃嫔。重要的是,太宗似乎从来就不喜欢武媚娘刚烈的性格,据《资治通鉴》等史料记载,太宗有一匹烈马叫狮子骢,问武媚娘怎样才能制服它。武媚娘说只须铁鞭、铁锤和匕首。马不听话,就用铁鞭抽打它的臀部,仍不能驯服,就用铁锤敲它的头,如还不听话,就用匕首割断它的喉咙。太宗只罢,倒惊出一身冷汗。通常情况下,刚烈的男子更喜欢柔弱的女子,而刚烈的女子,却易引得懦弱男子的爱慕。以太宗的英武,多半是不喜欢武媚娘的这种性格。事实也是如此,太宗晚年,非常喜爱柔弱的徐充容(妃嫔名号),二人耳鬓厮磨,建立了坚贞的爱情,以致于太宗驾崩,徐充容哀痛不已,不久病亡。反过来,武媚娘的这种外向性格,却很得软弱的李治喜欢。太宗晚年有病,时为太子的李治入宫侍疾,武媚娘外向的性格使她敢于向李治暗送秋波,李治“见而悦之”,以致于继位后,不顾众人非议,将武媚娘接入宫中,初拜昭仪,复拜宸妃,最后和辅佐大臣长孙无忌、诸遂良闹翻,立其为皇后。后来,徐懋功的孙子徐敬业在扬州举兵讨武,骆宾王在《讨武曌檄》中,更是明确攻击武媚娘勾引李治的行为:“伪临朝武氏者,人非温顺,地实寒微,昔充太宗下陈,尝以更衣入侍。泊乎晚节,秽乱春宫。”对于当年自己和父皇的妃子偷情,李治其实是早就承认的,在立武媚娘为皇后时,他此地无银三百两地下诏为武媚娘当初勾引他辩护:“朕昔在储贰(太子),特荷先慈,常得侍从,弗离朝夕,宫过壸(音昆,指宫廷)之内,恒自饬躬,嫔嫱之间,未曾许目,圣情鉴悉,每垂赏叹,遂以武氏赐朕。”这才奇了,儿子侍奉老子,老子为表彰儿子,竟把小妾赐给儿子。其实,李治和武氏,在太宗晚年就男欢女爱,尽人皆知,高宗欲盖弥彰,倒叫人忍俊不禁。
当然,骆宾王是从政治的角度对武媚娘进行人身攻击,免不了言辞过激。但在唐代,父纳子妻,子纳父妻,弟纳兄嫂,兄纳弟媳,不足为怪。这是因为李唐王朝的最高统治者有着浓郁的北方鲜皋血统,而鲜皋在魏晋之时,尚为群婚制和收继婚制,这种婚姻制度对李唐宗室的婚姻观有着深远的影响,唐太宗也曾将弟弟元吉的杨妃纳为己妃,还把宗室李瑗的一个妃子整天带在身边,连接见大臣时都舍不得叫她离开须臾。所以,朱熹在《朱子语类》里说:“唐源流出于夷狄,故闺门失礼之事不以为异。”
武媚娘为太宗才人十余年,未能升迁,也未为太宗生下一男半女,而和高宗结合后,却接连生育,这也是太宗不常宠幸她的旁证。
  贞观二十二年,一次迷信的星象异常和民间传说,差点让武媚娘身首异处。这一年,太白星屡屡昼现,善观天象的史令李淳风由此推算出“女主昌”,即唐王朝将由女主来控制。偏巧这时民间又盛传一本叫《秘记》的书,云:“唐三世后,女主武王代有天下。”太宗对这一预言大动肝火,准备对官员中武姓之人进行清除,可是,这时期朝廷里并无武姓高官,但太宗为此经常猜测。
  这年六月的一天,太宗与诸将在宫中饮宴,行酒令以助兴,并让诸将各言其小名。左武卫将军武连县武安公李君羡,时为玄武门主要将领,自言小名叫“五娘”。太宗很吃惊,但还是笑着说:“何物女子,乃尔勇健!”意思是说,你这么勇健,却取了一个女人的名字。
  继而,太宗以疑惑、猜忌的心态对李君羡产生了怀疑。他暗想,李君羡是武连人,被封为武安县公,官任武卫将军,又在玄武门值班,都有一个“武”字。乳名又叫“五娘”,“五”与“武”谐音,“娘”是女称,这不正是“女主武王”吗。又想起当年自己在玄武门发动政变夺取皇权一事,吓得他冷汗直流。
不久,太宗即贬李君羡为华州刺吏。当时有一个叫员道信的人,自称通晓佛法,李君羡信佛,对员道信十分敬信,多次与他交谈。有人告发李君羡私通妖人,图谋不轨,太宗不调查,立即诛杀李君羡,籍没其家。李君羡就这样做了武媚娘的替罪羔羊。现在有个电视连续剧《至尊红颜》,敷衍李君羡是大唐宗室,在高宗时与武媚娘两心相悦,其实都是根据太宗诛杀李君羡这一事件演义而来。
  李君羡被杀后,“女主武王”依然萦绕在唐太宗心头,于是他召来太史令李淳风,问:“《秘记》所云信有之乎?”李淳风回答:“臣仰稽天象,俯察历数,其人已在陛下宫中,为亲属,自今不过三十年,当王天下,杀唐子孙殆尽,其兆既成矣。”太宗说::“疑似者尽杀之,何如?”李淳风回答:“天之所命,人不能违也。王者不死,徒多杀无辜。且自今以往三十年,其人已老,庶几颇有慈心,为祸或浅。今借使杀之,天或生壮者,肆其怨毒,恐陛下子孙,无遗类矣”。太宗这才打消了清洗的念头。李淳风已将话讲得很明白,说:“其人已在陛下宫中,为亲属”,如果太宗清洗,武媚娘在劫难逃。
  同袁天纲给小华姑看相一样,这个故事也明显带有浓厚的迷信色彩。今人以为,尽管这个故事为《资治通鉴》、两《唐书·李淳风传》等严肃史料记载,恐怕虚妄的成份很大。很可能是武媚娘以后滥杀唐室子孙,封建史家因之杜撰。
  唐太宗与武媚娘夫妻一场,能留下这点轶闻,也算有趣。